当前位置:88必发官网登入 > 原创长篇小说 > 实际完成投资7371亿元 > 传统武侠小说 > 随着外语科目的结束 > 第一卷 > 第十五章 布衣神相泄天机
第十五章 布衣神相泄天机



更新日期:2019-06-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事后,伊河古道两边百姓无不拍手称快,人人称道此乃大快人心的仁义之举!遂后安排初八把抢回财宝逐一分发给各个村落,这正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兰馨见此地事宜已经处理安排妥当,便不再打扰众街坊,便向众位乡亲告别,因为她的心里想的事情外人无从知晓。
十里长亭之外,百姓送衣送饭送盘缠,兰馨无不感动,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只好答谢各位乡邻美意,便只身上路。众乡亲见兰馨不见了身影后,又停留约十多分钟方才散去。
绵延小路,百花丛生,这盛夏烈日炙烤的人喘不上气来,兰馨用手摸一把香汗,抬头远眺,希望尽快到达洛阳城。但在此时,头顶忽的飞过一把遮阳伞,不偏不倚正好挡在兰馨头顶之上,兰馨感觉整个人凉爽了很多,正在纳闷之时,前面小树林闪出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初八。
兰馨眼前一证,疑问道:“原来是你?你怎么会在此地?不是回家耕种或者捕鱼去了吗?”
只见李初八手里拿着一根绳索,一边靠近兰馨,一边乐呵呵道:“兰姑娘,看我扎的伞风筝怎么样?给你遮风挡雨岂不是很美呀!”
兰馨见他油腔滑调,斜视道:“没个正经样子,我还有要事要办,麻烦你让开。”
李初八见状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关心起来,急切问道:“兰姑娘要到哪里去?我等本来要去开一家镖局糊口,想想此等世道,有钱人谁还敢押镖送货呢?单凭姑娘武功如此了得,便知不是泛泛之辈。何况走的如此匆忙,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请让在下追随你,助你一臂之力!”说罢口哨一吹,但见丛林之中奔出八个江湖弟兄们!
这些弟兄们都钦佩兰馨姑娘的义举,都便不由分说纷纷下跪,要求追随兰馨左右。
兰馨见状目光呆住了,从未见过如此情景,不管怎么相劝,大家依然不离去,众人一致要求誓死追随,非要干一番大事业不可。
李初八趁机说道:“兰姑娘,请让我们跟着你吧,我们知道你是一个姑娘家不方便,放心吧,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你。我们兄弟九人都是你的保镖。跟着你指定能干一番大事业,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先忧,什么后乐!”此番话语却是发自内心深处,李初八感觉自己开始慢慢喜欢起兰馨来。
兰馨笑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想不到你还有点胸怀若谷的气势。”李初八此时被夸奖的合不拢嘴。
兰馨霎时无奈,想想自己搭救自己的相公确实需要帮手,想到此处便点头答应下来,吩咐大家管家和随从装扮,以免外人生疑。李初八建议还是走水路比较快,更何况这是他的专长,水上功夫自然无人能比!
飞艇快舟,不几日便来到洛阳城内,洛阳城内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到处一片繁华景象!
众人在巷子口却便被布衣神相忽然拦住去路,此神相神秘说道:“姑娘走的如此匆忙,何不让在下给你算一卦,如果不准,分文不收,你看如何?”
这时王小六看不顺眼,便一步冲向前,说道:“哎,你个神棍,我们家夫人你也敢骗,是不是不想活了!”
兰馨用手一挡,怒道:“小六子,不可出口伤人,我倒真想算一下,请神相帮我找一个人,看看此人近况如何?”
这布衣神相笑脸答道:“姑娘请坐,请写一个字来。”一边说着一边让兰馨在一棵大树下桌子旁坐定,拿出一张白纸递与兰馨。众人便围起来观看,生怕兰馨收到伤害。神相见众人模样,内心却害怕起来,心想出个摊位不容易,别被这些凶神恶煞给砸了,怯生生说道:“众位壮士放心,童叟无欺,童叟无欺。”
兰馨握笔便在白纸上写了一个“雲”字,明显是想念自己的老公,写罢便递给神相观看。
神相拿过此字神思起来,众人屏住气息不敢有半点声响,全神贯注等神相说话。神相转过身说道:“夫人若是问人,此人想必正在尽受折磨,“云”为会意字,从雨,从云,雨压云字头,说明不见天日,浑浑噩噩每天处于湿气沼泽之地,夫人所寻之人,必遭此大难。”兰馨听后心情沉重如刀割一般,如有千斤大石压在胸口。
李初八看出其中端倪,便向前一把抓住神相衣领,怒道:“你个神棍,休要在此胡说八道!”此时,谁曾料想初八的举动却碰到了桌上的笔筒,毛笔全部倾倒出来,刚才用过的毛笔恰巧滚掉云字之上。
兰馨无心情看他们争吵,留下银两便一人急匆匆离去,其他人不明事由,便也纷纷跟去。李初八用劲一推,那神相一个趔趄歪倒在椅子上,正想离去却被神相又喊回来,说道:“壮士请回来!”
李初八怒道:“是不是闲银子少呀?”说吧便把弯刀往桌子上使劲一拍。
神相低声说道:“这位壮士千万不要跟那位夫人说,夫人所寻之人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李初八疑问道:“此话怎么讲?”
神相接着说道:“刚才你我二人争吵推搡之时,有只蘸了墨汁的毛笔正好落在云字之上,可能此人命中注定有此灾劫,你看,云字无缘无故就此多了一笔,成了去字,云字变成去字,去就是走了,人走了没了,就是云散人消。善哉善哉,我已泄露天机,罪过呀,凡事知道的越早,必定破坏他原来的自然规律,这位夫人知道后,还不知会生出什么事端来,她虽为女子,但是眉宇之间却透着犀利,一股煞气袭人来呀。”
李初八被这神相说的迷迷瞪瞪,突然抓起弯刀,指向神相说道:“不要到处乱说,小心你的脑袋。”
神相见状战战兢兢道:“壮士放心!”见李初八走远,便又摇头自语道:“哎,真是冤孽,这二人却是一对冤家。”
此时兰馨心里暂时搁置这些扰人思绪之事,凭记忆和书信的往来,再加上询问路人,不长时间便寻得沈琼枝住所。
沈琼枝自从天山回到洛阳定居,已购得一处大户人家住宅,院中亭台楼榭,小桥流水,枝繁叶茂,苍翠欲滴。池中鱼儿畅游,林中鸟儿啁啾。师姐妹见面道不尽千言万语,说不尽天地悠长,哪有功夫欣赏这些美景呀。沈琼枝在兰馨没来之前,便收到飞鸽传书,所以面对兰馨不敢提及她的家人。
那日沈琼枝正在花园修炼蝴蝶镖,却见与兰馨互有书信往来的信鸽飞来,这只信鸽好像怕了沈琼枝手中的飞镖,在空中盘旋始终不敢落地。等她收了飞镖,那种信鸽才猛然落地。
沈琼枝向前解下书信,这时才发现信鸽翅膀已被飞镖打伤。心中不免难过起来,等给信鸽抹了草药,方才仔细阅读书信。看罢书信方知师姐家中变故,姐夫惨死,师姐不知所踪,一时情急落起泪来,心中便决定南上四川巴蜀,为姐夫报仇雪恨。
还未等她上路,便听到近几日伊河古道闹水匪盗賊\\\,又听说一个女侠出手劫了官船,大家都说是闯王的人干的,但是沈琼枝从人们所描述的细节来看来,这个女侠用的剑法不正是玉女剑法吗?除了她自己,会玉女剑法的女子只有兰馨一人,所以她在此等候师姐,二人商量如何制敌方是上策。
功夫不负有心人,沈琼枝真的盼到师姐到来,喜悦之情已经掩盖了一切,每当沈琼枝想提起此事,却又欲言又止,深恐兰馨承受不了这个现实打击,一直闭口不提此事,只是答应去搭救姐夫,宽慰兰馨道:“姐夫人好会没事的,姐姐放心吧!说说你和初八哥是怎么认识的,那个人看着就是个冒失鬼,但是心底不错,能够跟随姐姐的人,肯定是好人了。”
兰馨怪她这么大了还和小孩子一样,说道:“整天说男人,想男人,十几年人都没变,傻丫头。”这时,李初八不远处见到她二人不停说笑,一个人站在回廊也是不停的摸摸头傻笑,姐妹二人见状愈发大笑起来。李初八随是粗人,但是他也想通过自己的方式让兰馨心情高兴起来。
李初八离开之时便向沈琼枝伸出三个手指,然后往下指了一下,便离开了。
夜半三更之时,月圆高照,空气格外清爽,李初八一人独占花园之中。嫦娥的容颜还未等看到,便被一块小石子砸中小腿肚子,整个人趔趄一歪,正想发火,便见沈琼枝在回廊招手示意让他过来。
李初八走到沈琼枝面前,还未等他说话,沈琼枝便问道:“鬼鬼祟祟,半夜三更叫我出来干什么?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李初八慌忙解释道:“沈姑娘,你误会了,我找你,是因为我有事情和你商量。这件事憋在我心里好久了,不说出来心里不舒服。”
沈琼枝心里一乐,心想你能有什么事情呀,便道:“什么事呀,说吧,这里又没人。”
李初八晚上虽然看不清沈琼枝的面容,但知道她肯定在嘲笑他,便生气道:“我想,我想。。。。。。”
沈琼枝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再听他说话的语气,恐慌道:“你想干什么?我会功夫的,很厉害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