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必发官网登入 > 原创长篇小说 > 实际完成投资7371亿元 > 传统武侠小说 > 随着外语科目的结束 > 第一卷 > 第十章 英雄争霸武林会
第十章 英雄争霸武林会



更新日期:2019-05-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数月后春暖花开,生机盎然。飞鹰府上下便着手准备武林大会的事情,司马傲南专门请来布衣神相来宅邸算了一卦,便择良日举行武林大会。大会当日邀请的几大门派除了少林派、武当派、峨眉派未来之外,其余大小派别悉数全到。比赛前宣读竞技规则,最终获胜者将获得武林盟主之位。然后各派系之间都签了生死状,意思就是拳脚刀剑功夫无眼,误伤性命谁也不能怨谁!比赛分三组,分别淘汰制胜出为佳,最后三组的最后一人再比试功夫。
    有人云:
    “英雄地,多豪杰,纵横万里不言怯。
    男儿血,烈如火,豪气冲天心如铁。
    手提天威剑,谈笑天地间,敢为红颜怒,一怒血成河。
    儿女情,且抛却,豪情志,刀剑决。
    男儿纵意闯江湖,一剑斩绝天地恸。
    红颜帐里寄情歌,谁最英雄且看我。”
    经过三天的角逐,只剩下青城派的司马傲南、昆仑派的李达、点苍派的徐长寿三人。
    但司马傲南之心计是看谁真的想投靠朝廷,谁是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
    三人在校场中央擂台站定,司马傲南对李达和徐长寿一拱手道:“请,你们二人都来吧,免得浪费时间。”
李达和徐长寿相视一下,点头示意便向司马傲南扑来。李达擅长使用霹雳掌,掌如利刃,处处劲风,疾如闪电;徐长寿使两把柳叶戒刀,刀锋锐利寒光四射!三人搏斗半个小时有余,仍未见胜负。司马傲南此时歹心顿起,心想这不是比武斗狠之时,时间长了恐误我大事,想毕,便气运丹田把邪魔之气运于手端。这时李达霹雳掌正向自己面部劈来,司马傲南顺手牵羊把李达拽了一个趔趄,邪魔之气顺着手臂直通全身,李达整个人如中风一般颤抖起来,接着又一掌打在李达手背之上,这只手疾速弯折,兀自朝自己眼睛打来,瞬间一只眼睛被手指戳中,眼球血肉迷糊迸射到地面之上!
 
 
     李达被自己单指戳瞎,疼痛大嚎,居然在地上打起滚来,身子翻转之余心想,我此番何不将计就计,暗算这个小人也好,想毕甩右手,袖箭向司马傲南射去。司马傲南见寒光一闪,身体急忙倾斜,飞刀落空。便在此时,他飞起一脚踢在李达腰间,只见李达腾空而起,落在校场外,把一根旗杆撞折,瞬间毙命。
    徐长寿见此情形趁势双刀劈来,单刀直刺司马傲南咽喉。但见一柄柳叶戒刀却被司马傲南用双指夹住,动弹不得,“砰”的一声,戒刀折成两段。刀柄落在擂台之上,刀尖部位飞入人群,众人登时慌乱成一团。
    司马傲南气急,伸手直取徐长寿脖颈。徐长寿见状惊呼一声,双腿跪地,大声道:“请盟主手下留情,绕我一命,以后在下全听您的差遣!”因为他已经见到司马傲南魔性大发,青筋暴露,若不服输必然毙命,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司马傲南收回功力,低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徐长寿,冷笑道:“今天你真是差点成了徐短命,哈哈!”说罢兀自狂笑起来。
    飞鹰府邸的官兵和弟子此时同声高喊:“武林至尊,司马傲南。武林盟主,唯我青城!”
    此时,一丐帮兄弟高呼:“你不配当武林盟主,依你的武功已经不错,但是你使用邪魔功夫,算不得英雄好汉,更何况你没有火焰令牌!”
    司马傲慢两眼怒睁,盯着一个乞丐狠狠呵道:“火焰令牌我已有线索,它迟早为我囊中之物,别以为你们是天下第一大帮派我就怕了你,你还以为这是洪七公朝代呀,你们的打狗棒法就快失传了,关外丐帮弟子早就投靠大清了,不识时务!”挥手示意官兵把他带走。其余各门各派便也随声附和起来。
    今日武林大会到此时,众人方看清其真面目,纵使反抗又有何用?面面相觑也是无可奈何。此后一部分人远离此地,誓言不再踏足江湖半步;只有天龙帮、太湖帮、点苍派、地鼠门、地狱门、勾魂帮、五行宫、大耳盟等八个门派加入青城派。
    会毕,众门派便聚集在飞鹰府邸商讨如何效忠大明朝廷之事,司马傲南吩咐下人摆设酒席,盛情款待各路豪侠。席间觥筹交错,琉璃眀盏,部分人便说可以投靠朝廷谋个一官半职。只有地鼠门掌门韩英杰不同意这些人的观点,便争辩道:“依在下看来,投靠朝廷并非好事!”
    司马傲南眉头一皱,疑惑追问道:“韩大侠如此之说,欲意何为?”
    韩英杰赶忙起身,对在座列位拱手道:“恕在下直言,如今朝廷不得人心,搞得民不聊生,饿殍满地,所以才有叛贼李自成率领农民军起义,这些乡野村民并非善类,觊觎朝廷由来已久。我等现在加入朝廷不过是马前卒,拼死拼活由不得自己说了算,朝廷气数已尽,我建议大家投靠驻守山海关的总兵吴三桂部下,听人说,那吴三桂早就与关外大清一个叫多尔滚的人勾结。现如今大清如洪水猛兽,突破中原乃迟早之事,故此,我劝大家投靠吴总兵,也是长久之计!”
    众人听罢都陷入沉思之中,左看右看,最后都把目光投向司马傲南身上。
    五行宫主王定邦见势说道:“盟主,我同意韩大侠的建议,投靠吴三桂也不是一件坏事,朝廷也是想利用弟兄们剿灭李自成大军而已,一旦成功,我们也未必能留得活口!”
    这时众人也随声附和起来,司马傲南见众人意见统一,但却迟迟犹豫未决!但见此时,点苍派徐长寿看出其中端凝,便说道:“盟主犹豫不决,难道是为了青城派上下老少和弟子众兵?这不必为难,到时候大伙人数加在一起也要过万,齐奔山海关,那吴三桂岂不是高兴的很!”
    司马傲南点点头,对大家说道:“我也听说过吴三桂此人,可以投奔,但是容许我先处理完派中个别事物。大家六月初八日在雁门关的龙门客栈相见,大家意下如何?”
    众人称甚好,宴毕便各回各派筹备投靠之事。
    各派撤离不久,突有青城弟子飞奔之大厅,单膝跪地,气喘道:“禀告盟主,哼哈二将在门外求见。”
    司马傲南一听便喜上眉梢,便道:“快叫他们进来!”
    少倾片刻,哼哈二将便疾步走入大厅之上,三人寒暄之后,司马傲南便问起二人详细情况来。哼唧唧走向前来,说道:“盟主,兰馨母子已身在少林寺,况且有少林秃驴把守看管,不易下手,再加上李自成大军在河南地域揭竿而起,到处都是农民军,更是行事困难!”司马傲南连骂二人饭桶!
    哈呱呱赶紧忙解释道:“李自成大军所经之处,所向披靡,势如破竹,无坚不摧。到处孩童都在唱:‘朝求升,暮求合,近来贫汉难存活。早早开门拜闯王,管教大小都欢悦。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吃他娘,着她娘,吃着不够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大家快活过一场。’唯恐大明天下不保呀,我二人在路上也考虑多时,盟主是否可以投靠吴三桂,那时我们兄弟都可以加官进爵!”说完躲闪一旁,心想反正该说的都说完了,打骂悉听尊便。
    司马傲南闻听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遂后拍手叫来下人安排二人休息,哼哈二将害怕此番说错了话,赶紧退避三舍。
    司马傲南近几日辗转发侧,每日睡的不得安稳。一日深夜,花夫人瞅着自己丈夫举动异常,便问道:“官人,何事如此焦虑不堪,奴家能否与你分解忧愁?”在花夫人的一再追问之下,司马傲南便道出个中缘由和想法,投靠一事花夫人也很赞同,仅是家中老母和水牢之中的司马青云如何处置?着实让人心中烦躁。花夫人此人诡计多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双手托着丈夫的脸颊,嘻道:“我有办法!”
    司马傲南惊疑问道:“你一个妇道人家又有什么好计策?”花夫人便把此事交于哼哈二将的详细计划道出,司马傲南好生佩服自己的老婆有如此良计,连夸设计巧妙等话,甜言蜜语惹得花夫人两腮通红,但见花夫人风骚十足,酥胸微颤。二人议毕计谋,便翻云覆雨起来。
    翌日,哼哈二将便被传唤到飞鹰府的飞鹰堂,司马傲南早已在厅内等候多时,见二人来到,便把如何处置司马青云一事详尽说明。交代完毕,他便叫仆人去内堂取出一个丈二有余的木盒,此木盒外表用银饰雕刻而成,花纹貌似西洋样式,一看就是舶来之品。
司马傲南打开木盒,只见里面显现出一把漆黑铮亮的双管火枪,他轻轻用手指一拨,这把枪支如同轱辘一般在手里飞转起来。忽转身,右手一拍枪托,左手紧握枪腹,但见一拉一松,猛然听得“砰”的一声,火光一闪,不远处门口案几之上石刻鱼盆登时迸裂,瞬间碎石满地,几条鱼儿拼命在地上争游!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哼哈二将都惊呆了,二人见状噗通跪地,齐声道:“盟主饶命,我二人以后不再鲁莽行事!”
    司马傲南冷笑一声,道:“我若取你二人狗命,昨日就让你们身首异处,何必等在现在?起来吧,这是我一个江湖朋友送给我的双管火枪,舶来之品。”哼哈二将连忙伸出大拇指称赞说好。他接着说道:“这是我的心爱之物,专用来捕猎,我把它送给你二人,妥善保管,事后还有重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