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必发官网登入 > 原创长篇小说 > 是一个天然大氧吧 > 都市言情小说 > 只是你哥都要离婚啦 > 正文 > 第5章 你属狗的吗?怎么这么喜欢咬人
第5章 你属狗的吗?怎么这么喜欢咬人



更新日期:2019-02-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看了眼被拽在手心的短裤,傅靳珏玉眉轻扬,意味深长的笑道:“看来,你不仅喜欢亲自上手,更喜欢亲自……上身。”

低沉暗哑的嗓音犹如陈年佳酿,醇香醉人。

沐潇潇似被熏醉了一般,身体酥软的有些力不从心,“嗯?”

傅靳珏勾唇,凝视着身下已经有些神似不清的人儿……

傅靳珏眯了眯眸,靠过去蹭了蹭,瞬间让彼此间近的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一双眼格外深沉的落在她的脸上,带着审视:“想不想,试试?”

一声意味深长的“试试”让沐潇潇心猝然一紧。

“我,技术很好……”傅靳珏压低了嗓音,就在她耳边呢喃:“或许试了才知道问题在哪?”

沐潇潇面容一紧,饶是脑袋此刻有些模糊也隐约明白声试试是什么意思。

“这位先生,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更不清楚你什么情况,你先……跟我说说你的情况。”斟酌了下,沐潇潇以退为进。

沐潇潇不曾看到,她的话让男人眼底快速掠过的暗光。

“傅靳珏,五年前被诊断患有Asexuality。三个月前因为一个突然闯进我房间的女人有了反应,并发生了关系。”男人声音沉沉,军裤下笔挺的双腿往前,深邃冷沉的眼眸带着惺忪撩人的姿态,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也不知为什么,这人分明就是在说着自己的病情,但沐潇潇就是忍不住红了脸,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那一晚,我总共要了她四次,临近天明才……”

“好了!”沐潇潇急喝一声,全身火烧火燎的,询问病情不需要知道他的香艳史。更何况她也不是真的询问。

半撑起身体,一点点的后退,蹭的本就卷起的裙摆直接到了腰际,而剩身上的人也一点点靠近,衣衫尽褪,某处更是不堪受缚,变化明显,紧贴着她的大腿。

男人俊美如神的脸上却慵懒随意,似蓄势待发,如一只随时可能暴起的暗夜黑豹。

沐潇潇望着眼前男人,只觉身体一阵燥热,不敢直视他性感有力的健硕身躯。

肌肤相贴,灼热异常。

沐潇潇像是被烫到了一般,身体控制不住的瑟缩了下。

一双眼雾气蒙蒙的望着身上的男人,手用力握紧,却忘记将他推开。

四目相对,男人深如暗渊的眸仿佛带着魔力,令人不由自主的沉沦。

而眼前那双清澈至极,仿佛带着晨露一般的眼,傅靳珏亦有些移不开眼。

她很漂亮,漂亮到足以让人一眼难忘。

“那一晚后,它又没了反应。”

沐潇潇一脸愤然:“……”

这叫没反应?硬得就跟棍子似得。

心里吐槽着,可面上装着一副极为正经,不受影响的模样,“这位先生,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我的建议是您先起来,然后详细的做个检查看看。”

傅靳珏双手撑于她脑袋两侧,健硕身躯紧压着她柔软娇躯,微微撑起脑袋,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只想让自己离开,不知想到了什么,看着她的眼神渐渐变得阴沉不满。

沐潇潇本就被压得不舒服,如今见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变了,像是,像是她就是一根待啃的——肉骨头!

忍不住恶寒一下,沐潇潇舔着脸,又推了推身上纹丝不动的男人,“傅先生,我看你的病估计得顾医生亲自来检查,我怕是……?”

无能为力四个字还未出口,傅靳珏眸色一沉,俯身直接就在她脖颈处咬了一口。

“啊!”

力道不大,可也不轻,堪堪留下一个齿痕。

眯眸瞧着那齿痕,傅靳珏莫名觉得气顺多了。

他是顺了,沐潇潇却怒火翻腾,他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

衣不蔽体压着她,现在还莫名其妙的咬她,真当她好欺负吗?

伸手捂着被咬的地方,沐潇潇怒瞪着双眼,“你怎么可以咬人?”熏红的双颊,微嘟的嘴唇还有那娇嗔的语气,怎么看着听着怎么诱人。

傅靳珏不言,俯身又在另一侧也咬了一口,瞧着出了印子这才松开,凝视着那痕迹,目光不断变化着。

这一口与其说咬,不如说是吸,所以此刻右边这痕迹说是齿痕,倒不如说是吻痕,但刺痛感对沐潇潇来说没什么区别。

只是两次被咬,让她怒不可遏,狠狠的瞪了过去,“你属狗的吗?怎么这么喜欢咬人。”

傅靳珏闻言眉梢一扬,俯身竟又要咬,沐潇潇情急之下捂住了他的嘴,一张唇咬着,恨不得贝齿之下就是他的肉,咬牙切齿的模样,看得傅靳珏好气又好笑。

还敢骂他是狗,他看这女人就是欠收拾!

“傅先生,你再这样等会我一不小心伤了它,可就不好了。”

傅靳珏薄唇一勾,颇为兴致地看着她。

啧啧……

敢这么威胁他的人,她是第一个!

修长双腿用力,竟直接分开她的双腿,大掌扣着她的臀,狠狠的压向自己, 察觉身下娇躯越发紧绷,傅靳珏起先只有几分逗弄得心思渐渐变了。

也不知是房间熏香搅得人心神恍惚,还是眼前美色太过撩人,一向自控力超群的傅靳珏竟也有几分心猿意马。

沐潇潇想要怒斥、抗拒,可手脚根本不听指挥,绵软的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力气,双颊艳红,呼吸急促,唇干舌燥,像是缺水的鱼儿,亟需滋润。

傅靳珏紧锁身下之人,似笑非笑的道:“伤它?”身下轻轻一撞,沐潇潇紧咬唇瓣这才没益出声音。

“比起被伤,它好像更喜欢与你亲近。”

如果再看不出这人分明就是打着看病的幌子行撩拨之法,她沐潇潇名字就倒过来写。

内心刀光剑影,沐潇潇却笑道:“我医病,但不医神经病,这位先生,我看你走错病室了。”

这是说他有精神病妄想症。

“有没有走错诊室,验验不就知道了。”

验个大头鬼!

忍着想要将他千刀万剐的冲动,沐潇潇泠泠一笑,“傅先生,你看你这间歇性的发作,你这样……我也没法诊断,不如先起来如何?”总之先把人弄开了再说。

间歇性发作,她这真当自己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