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必发官网登入 > 原创长篇小说 > 是一个天然大氧吧 > 都市言情小说 > 今年会小批量地向商场投进锰酸锂电池 > 正文 > 第十二章:答应做我的女人
第十二章:答应做我的女人



更新日期:2019-01-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好,我混蛋”,原来啊,她在担心他呢

“呜呜~~我不喜欢这种一声不吭的”,程小谷也不知为何自己心里会这么担心炎翼谦。

“好,没有下次了”炎翼谦伸手撩起程小谷的发,一袭长发直接披满她的背。

程小谷赌气的打了一下炎翼谦的手,刚好打到他的伤口。

炎翼谦闷哼一声,陈叔刚帮他拆线,伤口还在愈合。

看着炎翼谦脸色突然有点难看,程小谷才反应过来她拍到他的伤口,紧张得忘记哭了,托起他的手查看伤势。

“没事,”炎翼谦忍着痛,就是点小伤,只要她解气就好。

“怎么拆线的?不是要过几天吗?”程小谷才发现本来要过几天才拆的线怎么没了?

“嗯,下午顺路去看了医生说可以拆了”炎翼谦抽回自己的手,无所谓看了下。

“那好了吗?”,提到这个,程小谷还是很有责任的。

“快好了,别哭了好吗?”炎翼谦伸手擦拭泪痕,这哭得他多心疼,才认识多久,就让她哭了两次了。

“哼!”程小谷嘟着嘴转过头去,继续抱着抱枕看着电影,顺便抹掉还挂着的眼泪。

炎翼谦直接掰回程小谷的头吻了下去,“我想你”

深情又用力的吻,让程小谷不自觉也开始回应着她,他说他想她?她也想,一整天下班下来就开始的事就是要见他了。

这种迫不及待的心情,她从未体验过,想见他,想见他,包括此刻。

炎翼谦拿掉卡在她们中间的抱枕,直接当作枕头让程小谷躺在沙发上,他俯身上去。

程小谷双手环在炎翼谦的脖子上,她是怎么了,在炎翼谦面前,她好像一切都很心甘情愿。

炎翼谦吻着程小谷的脖子,慢慢往下,解/开她睡衣的纽扣,露出洁白的皮肤。

就在程小谷意乱情迷时,炎翼谦停下了动作,额头抵着程小谷的额头。

“小谷”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让程小谷全身酥。麻,对于炎翼谦突然停下动作,程小谷发出不满的抗议声。

“小谷,答应做我的女人,快点”炎翼谦忍得难受,但他必须逼着程小谷答应。

“嗯?”程小谷还没反应过来炎翼谦说了什么。

“答应我,做我的女人”炎翼谦咬着牙忍耐xia 身的灼热。

“不。。。”程小谷还没说完,炎翼谦听到不字接着直接吻住程小谷的嘴继续挑。逗着她。

程小谷手指甲抓着炎翼谦的后背。承受着炎翼谦的狂野,炎翼谦将她整个人摁在沙发上。

欢愉充斥着她的头脑,程小谷按耐不住的叫。唤。

突然,炎翼谦停了下来,炎翼谦咬着牙,汗水从他额头低落。

“程小谷,答应做我的女人”炎翼谦是故意在这种情况让程小谷屈服。他等不了,程小谷就是他的。

程小谷真的要疯掉,不满的扭动着身体,

炎翼谦赶紧制止程小谷的动作,他也受不了,慢慢lv动着下身,依旧不忘威胁着程小谷。

“快点,答应”炎翼谦看着程小谷,咬着牙忍耐着。

程小谷实在是yuqiu不满,难受的皱着眉头。

炎翼谦低头一吻,“程小谷,做我的女人好吗?”

就在炎翼谦软硬兼施,程小谷彻底败给这种低沉的嗓音。

迷迷糊糊的说了句:“好”

炎翼谦听到程小谷的回答,发出一声怒吼,紧紧抱着程小谷,快速的冲。刺,在最后一刻释。放后,两人都累的瘫痪在沙发上喘气。

炎翼谦起身将程小谷抱回屋内,放在她的床上,明显床对于程小谷来说是刚好,两个人就有点拥挤。

程小谷累到不想说话,闭着眼睛想睡觉,恍然间脖子一块冰凉,程小谷眯着眼,单手摸着一块硬物。

猛地一惊,坐了起来,炎翼谦为她带了条项链,由玛瑙石制作成一个空心的球体,里面还放置由钻石围绕而成的心形,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东西。

“这?”程小谷不懂的看着炎翼谦。

“成为我的女人的见面礼”炎翼谦满意的看着,果然,配上她果然好看。

“嗯?不是?什么你的女人?”程小谷老是后知后觉,上次也是。

“刚才我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你说好啊,忘记了是吧?我再让你回忆下”说完,炎翼谦准备推倒程小谷,继续刚才的事。

“啊,不用不用”程小谷也想起来了,这个好卑。鄙,用这种方式逼迫她点头。程小谷脸红的抚摸着胸前的项链。

“话说,那晚你怎么会在A801?”,既然成为他的女人,有些事他必须问清楚来。

A801?程小谷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才知道他问的是第一次见面的事,心虚的吐下舌头。

“我才要问你怎么会出现在A801呢”

“嗯?”炎翼谦被程小谷的话疑惑到了。“你在做那行?还是?”

“那行?哪行?喂!!你说什么!”程小谷拿起枕头砸了炎翼谦一下。“我才要问你怎么会出现呢!莫名其妙!”

“嗯?那天我拿着就是A801的房卡进去你就在里面,我以为是助理安排的。。额”看着程小谷瞪他的眼神,炎翼谦收起接下来的话。

“那你说吧,你怎么会在A801”,炎翼谦总觉得这事情有点蹊跷。

程小谷再砸了炎翼谦一下,拉紧盖在身上的被子,将来龙去脉告诉炎翼谦。

炎翼谦沉默一会,至于为什么同个房间怎么会同时给两个不同的客户开房这个炎翼谦先不理,但是程小谷约男人想发生一ye情,这个他忍不了。

“你说,本来的是另外一个人?但是不知为什么变成我,也就是说,你计划跟别的男人玩一ye情?”炎翼谦摸着下巴把思路理一下。

“额。。。算是这样吧”程小谷拉着被子往后退了下,她那时也是因为失恋加上喝酒啊。

“你过来”炎翼谦拉扯着盖在程小谷身上的被子,胆子这么大?要不是他刚好出现,她就打算把自己交给别人?

“不要”程小谷知道炎翼谦肯定要教训她的。

“好”炎翼谦看着程小谷紧紧拉着被子不肯过来,那他自己过去总可以吧。

炎翼谦站起来,盯着程小谷看了几秒,程小谷有点害怕的咽下口水。

突然,炎翼谦弯腰用力掀开被子,露出程小谷的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