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必发官网登入 > 原创长篇小说 > 而不是在本区域制作新的对立 > 悬疑推理小说 > 还留下安全隐患 > 正文 > 第十二章 同归于尽
第十二章 同归于尽



更新日期:2018-11-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罗玉龙说:“你这混蛋也太嚣张了。”

关景天说:“我们做一笔交易,你看如何?”

关景天说:“我在某个地方安置了一枚炸弹,那里有数不清的人。”

罗玉龙紧张的问:“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关景天说:“我只想用这是不清的人命,换取两个人。”

罗玉龙问:“是谁?”

关景天说:“王大跟张田。”

罗玉龙说:“他俩已经被判了刑。”

关景天说:“那就换姚成。”

罗玉龙执意的说道:“我是不会放的。”

关景天说:“你还是考虑一下,你只有半小时的时间。你要不放人,我就把那些人炸得粉身碎骨。那么多的人换取一个人你们很占便宜的。”

罗玉龙不再说话。景锋恩接过电话说:“我们会把姚成送往刑场,枪毙。”

关景天挂上了电话,那头很是安静。

罗玉龙在大厅中来回走动,在思考着什么,大家都看向他。

最终,他向所有警员下了命令。

“所有人将手中工作停下,认真听我讲,这次带来的任务将是一场特大的战争。”

罗玉龙将所有人分了组。

周启明说:“我们得查一下,电话是从哪里打来的。”

几分钟后,警方查出关景天是在公共电话亭打的电话。刚他们赶往时,发现亭子里留下一张纸条,是关景天留下的。

上面写着:你们来晚了,中午12点20已经开始爆炸了。

当警方赶到现场,一切都太迟了。

有位老师已经当场被炸死,还有一些儿童受了伤,并无大碍。

下午一点半,罗玉龙电话再次响起。

关景天说:“你令我很失望,我已经在别的地方又按放了一枚炸弹。”

罗玉龙说:“你想让我放了他们,门都没有。”

关景天说:“我已经改变主意了。”

罗玉龙说:“怎么,是想要钱吗?”

关景天说:“你让景锋恩来接听电话。”

景锋恩接过电话,很生气的说:“我向天跟地发誓,我们一定会抓住你,将你绳之於法”

关景天说:“郎继文跟周启明也也吧,你们一起来抓我吧。”

景锋恩说:“可以,告诉我们你在哪里,我们现在就去抓你。”

关景天说:“我在唐璐公园喷泉旁,你们现在就来吧。”

关景天接着说:“你们不许穿衣服,只穿一件内裤,跑步来。如果我发现多了别人的话,我一定会放炸弹,听清楚没有?”

周启明问罗玉龙:“老大,还有什么吩咐吗?”

罗玉龙说:“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少一个都不可以,知道吗?”

罗玉龙开始安排警员全部穿便衣,包围整个公园,注意附近一切有可疑行为人员。

他们三个人跑在大街上,街上的人都对他们指指点点。有的女人抱着孩子结果被他们吓哭了。

二十分钟后,他们跑到了公园附近,累得气喘吁吁。

他们东张西望着,仔细观察周围的一切,还有一个练气功的老人,还有一个在男人在玩手机,还有一对恋人在谈情说爱,这些人都是便衣警察。

郎继文说:“关景天是不会来的,他又不是傻子。”

周启明说:“那他叫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郎继文说:“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想连我们也给炸死。”

景锋恩问:“如果你是关景天,你会把炸弹藏在什么地方?”

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一个地方,就是一座高山上。那里的确是按放炸弹的好地方,他们跑到山上发现一堆石头下面埋了一颗炸弹,他们赶紧把炸弹取出来。

周启明焦急的说:“你们俩赶紧跑,越远越好。”

郎继文说:“那你呢?”

周启明说:“我看看能不能把它给拆除了。”

景锋恩说:“我留下来陪你。”

郎继文问:“这东西要是爆炸会怎么样?”

周启明说:“你会粉身碎骨,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景锋恩说:“你是做父亲的人,你应该先离开这里。”

郎继文说:“我可不希望我儿子说我贪生怕死,这东西什么时候回爆炸?”

景锋恩说:“还有两分钟就要爆炸了。我们要把所有人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景锋恩问:“你以前不是特种兵吗?”

周启明说:“但是我没有接触到炸弹。”

周启明拿着炸弹,把红线给拿了下来。走针停了下来,炸弹没有爆炸。

郎继文说:“你真是厉害,没有拆过炸弹你也能拆对。”

周启明说:“可能是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

他们三个人安全爬出了那座山。

景锋恩急忙说道:“赶紧离开这里,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正在此时,郎继文跟周启明被石头绊倒在地,痛得大叫一声,结果从远处射来两颗炸弹一起打中了他们两人。

顿时让景锋恩惊呆了,他朝四周看了看,周围都是楼,每一户窗户都是开着的,每一个楼顶有可能有射击手。

公园里的便衣警察,看到大事不妙纷纷赶了过来,120页赶来了,现场很是混乱,周启明已经当场死亡。

景锋恩让两个警察把周启明给扶起来,一名警员说:“他已经死了。”

景锋恩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大喊:“我再说一遍,把他扶起来。”

很快罗玉龙赶来了,他看到被炸爆头的周启明便转过头去。

景锋恩说:“我只有一个要求。”

罗玉龙说:“什么?”

景锋恩说:“我要做指挥,我要亲手将他们一网打尽。”

罗玉龙很痛快的答应了:“好,我给你做帮手。”

景锋恩又让那两名警察将周启明扶起来。

一个警察说:“人都已经死了,扶起来有什么用?”

罗玉龙说:“我要扣除你们俩的所有工资,记过处分,再不听从他的话,一律革职。”

他们俩赶紧将周启明扶了起来。

景锋恩说:“给我一把刀。”

一个民警将一把刀递给了他。

景锋恩用刀将一根竹子削的很细,然后穿入周启明脑部弹孔,他将另一根竹子放在子弹落下的地方。

景锋恩说:“周启明已经告诉我,他们在哪里了。”

景锋恩看到对面楼开着一扇窗户。

这是一家宾馆,当他们赶去时里面没有人。

景锋恩将其他警员安排在这个宾馆里面,然后请来侦探找到了指纹,对比结果跟关景天,大号,丁三,他们三个人的完全吻合。

半小时后,他们在床下面找到炸弹残留下来的颗粒。

景锋恩说:“他们三人已经乘坐电梯离开了,宾馆有监控”

他们在监控中发现,关景天在乘坐电梯时,看了一眼手中的火车票然后放进裤兜里,所有人都看不出这是从哪儿到哪儿的票。

景锋恩看着检测仪在发呆,专家正在做对比,他突然喊到:“别动。”

他将画面倒了回去,结果发现车票上写了两个字:孙伟。

罗玉龙立马通知双红县警方,在他们地区火车站严密监控。他们将在明晚九点达到双红,此刻,他们三人已经在火车上了。

景锋恩问:“我怎么能已最快的速度赶到?”

罗玉龙说:“坐飞机。”

景锋恩说:“我要亲自抓获他们。”

罗玉龙说:“我知道。”

晚上八点,景锋恩下了飞机快速跑到了火车站,双红县领导用对讲机喊到:“火车快要到站了人,对方是三个人,一个年轻人,一个中年了,还一个是胖子。”

景锋恩走到他身边,说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带领了一些便衣警察在附近,会全力将他们抓获。

景锋恩对他说:“那我先去大厅等候。”

晚上九点,火车到站了,有的人举着牌子大声喊着名字,场面很是混乱。景锋恩谨慎看着每一个人的行为。从他身边经过一个女人,他感觉这个女人的样子有些奇怪,从他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了,在那宾馆中出现的几根假发。

他突然大声喊道:“站住。”

这个女人假装没有听到,加快了脚步。景锋恩快速跑上前一把将假发拿了下来。果不其然,原来是关景天。

关景天使劲甩开景锋恩,周围所有警察都赶了过来,他们掏出手枪,周围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吓得纷纷逃开。关景天从身旁抓住了一个小男孩,用枪对着小孩跟警察说:“别过来,不然我一枪打死他。”

景锋恩喊道:“放开孩子。”

关景天说:“笑话,让我放了他,你怎么不放我了?”

小孩吓得哇哇喊着妈妈。孩子的父母哭着向关景天跪了下来,你放了孩子,我来给你当人质。关景天说:“这个可以考虑。”

景锋恩说:“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答应他俩,你也有父母吧,你应该知道做父母的心情。”

关景天说:“抱歉,我没有父母,我从小就是在监狱里面长大的。”

景锋恩说:“我也没有父母,但是我是在派出所里面长大的。”

关景天说:“那好吧。”

关景天让景锋恩把身子转过去,举起双手向后退,当景锋恩退到关景天身边时,关景天突然勒住了他的脖子,枪正对着他的头。

那个孩子吓得赶紧跑开。

关景天说:“原本我们俩应该可以做朋友的。”

景锋恩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话音刚落,他按住了关景天的手。

关景天以为他是要开枪,结果他按了扳机。

子弹打穿了他们俩的脑部,两人同时倒在了地上。

在倒下的时候,景锋恩已经失去了听觉。他心里想到了只有七岁的他,他一个人玩丢石子,石子同时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