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必发官网登入 > 原创长篇小说 > 是一个天然大氧吧 > 都市言情小说 > 以全投资、参投、资源招商三大模块 > 正文 > 第034章:你们家保镖好像……不简单?
第034章:你们家保镖好像……不简单?



更新日期:2019-01-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池欢原本准备走了,毕竟墨时谦的私事,她不方便过问。

但她刚想拉着悠然离开,却发现身边已经空了。

她一愣,然后抬头,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在她身边的宁悠然被唐越泽随手捞进了怀里,一手禁锢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吻。

挣都挣不拖。

墨时谦清晰的看到池欢那张秒怒的脸。

她有多护短,他再清楚不过,不说楚惜那种她根本不认识的她都能“路见不平”,别说宁悠然是她最好的朋友。

唐越泽搂着怀里女人的手一松,还没等他看清楚自己吻的女人长了张什么样的脸,怀里一下就空了,下一秒,掌风袭来,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招呼上他的脸。

池欢勃然大怒,“唐越泽,你脑子有毛病是不是?见人就亲,你以为你是亲亲鱼吗?我们家悠然是你这种乱七八糟的男人能染指的?”

唐越泽被她打得有些懵,还没反应过来,就劈头盖脸又被骂了。

他手下看不下去了,上前就想对池欢动手,头发都还没挨到一根,手腕已经被人扣住,差点拧断,男人声音冷漠而极具危险Xing,“别碰她,嗯?”

梁满月站在一侧,怔怔的看着墨时谦突然出手,一瞬间他整个人的气场都仿佛不同了,冷冽而凌厉,眼眸浓墨。

唐越泽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脸,俊脸阴郁下来,看了眼一旁的宁悠然,随即才沉沉的看向池欢,以及护着池欢的男人。

他突然勾了勾唇,笑弧扩大,喑哑的道,“墨时谦,我怎么觉得你对你未婚妻都没有对女雇主的劲儿?否则你怎么会连她父亲事故住院都不清楚?”

这话显然就戳在了梁满月的心头,她脸微微白了白。

挑拨离间?

池欢本来就余怒未消,她实在是不想悠然跟唐越泽这种男人有什么真正的接触,再加之她心里到底是偏向墨时谦的——

虽然她对这个梁满月不满,这种不满是因为这些年她亲眼看见墨时谦拒绝了太多的女人太多的诱惑,就唐越泽这种口碑的男人,也值得她摇摆不定?

但不满归不满,她总不能眼看着墨时谦未婚妻被抢走,她蓦地冷冷一笑,“唐少,骗梁小姐这种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姑娘你不心虚吗?”

墨时谦瞥了眼池欢。

小姑娘?

事实上她自己要小上两岁。

唐越泽眯起眼,嗤笑,“我骗她?”

“人家都已经有婚约了,唐少,强行介入叫小三你不懂吗?还是你以为男小三就不是小三了?再说,你装得这么深情款款你骗谁呢,这么爱她你能娶她吗?你爹***择媳条件整个圈子都能背呢,不说你能不能决定自己的婚姻,来来往往这么多个女人,你确定你自己分得清你对她是此生挚爱,还是新鲜感加征服欲作祟?”

唐越泽俊美的脸被她说得五官僵硬,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话,他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女人,眉眼阴霾净布。

最后,他冷嗤一声,“池欢,你以为每个男人都跟莫西故一样,决定不了自己的婚姻,到最后只能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池欢脸上的笑僵住了,随即寡淡了下来,“你刚刚已经输给情敌了,你又凭什么决定自己的婚姻?”她冷冷道,“看不起莫西故不喜欢我?那又怎么样,跟你比,我至少能嫁给我喜欢的男人,你当个小三也娶不到人家。”

宁悠然轻轻的拉了拉池欢的衣角,示意她算了。

如果说池欢之前是护短,那现在唐越泽已经戳到她的痛处了。

“够了。”

两个字突然响起,竟然是一直没说话的梁满月。

然后她说完这句话,就抬脚往外跑。

唐越泽眸色一动,抬脚就想追,池欢直接拦住他。

男人眉头跳了跳,“池欢,你给我让开。”

“先给我朋友道歉,你玷污了她。”

宁悠然,“……”

墨时谦看着拦在前面的池欢,他怎么会不清楚她的意思,勾了勾唇,随即抬眸看向倚在楼上栏杆上香云吐雾看戏的男人。

眼神里的意味很明显,池欢一根头发都不能少。

风行吐了个烟圈,不耐烦的摆摆手。

就那么个惹了无数麻烦的女人,不知道有什么好追的,担心自己脑袋不够绿?

唐越泽冷冷的看着她,然后眼神更冷的看向宁悠然。

宁悠然抬手,用衣袖默默的擦了擦嘴巴,这个动作激得男人太阳Xue突突的跳了跳,他眼睛一眯,冷冷的道,“你不是喜欢我?”?她手一顿,有短暂的呆怔,脸上甚至是火辣辣的烫。

池欢更生气了。

在她看来,随手拽过去吻,比明知道悠然喜欢他再吻她,更无耻。

脚步刚上前就被宁悠然拉住了。

宁悠然抬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认真的道,“唐少,我觉得你应该追出去,因为梁小姐的确是因为生你的气才跑出去的。”

唐越泽又一眼看了过来,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三秒。

然后直接从她们身边走过。

池欢看着他的背影,恼怒,“悠然。”

宁悠然拉着她的手腕,无奈的道,“你还想打他,墨时谦不在,万一他的人打你怎么办?”

池欢抿唇,“看着生气。”

宁悠然拉着她往电梯的方向走,“行了行了,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他一个大耳刮子,他已经很下面子了。”

池欢瞧他,“你不会心疼他吧?”

她垂眸,“我听说他从来没对谁这么认真过。”

“再认真也是男小三。”

宁悠然,“……”

“不过你们家保镖好像……不简单?”

不用她说,池欢已经感觉到了,其实她早就感觉到了,阶级相差太多的人是很难成为平等的兄弟的,看墨时谦有个什么样的兄弟就知道了。

“他跟你那么多年,你不知道吗?”

池欢抿了下唇,淡淡道,“不知道,我不了解他。”

“可是你刚才很维护他,拦着唐越泽不让他去追梁满月。”

“我向来都是帮自己人,何况他还是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