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必发官网登入 > 原创长篇小说 > 是一个天然大氧吧 > 都市言情小说 > 海滨藏城豁然眼前 > 正文 > 第15章 再也回不来了
第15章 再也回不来了



更新日期:2018-11-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有霍琛帮忙,今天,叶念可算是结结实实地出了一口气。

这会看着霍琛,她不由感激道:“谢谢你。”

霍琛笑了笑:“我为的,不仅仅是你。”

小沫的心脏,不应该属于那样一个肮脏的女人。

“总之,你帮我出了好大一口气。”叶念说着,眼底有着真切的感激。

这一次,霍琛不仅仅为叶念出了一口气,更是为林沫要回了一部分公道。

虽然害命取心之仇,区区一跪,根本就缓解不了什么。

可起码,这是一个开始。

霍明远和叶青苓欠她的东西,她总会一点点要回来的。

霍琛看了一眼叶念莹润的侧脸,他抿了抿唇,试探着说道:“关于那位捐助心脏给叶青 苓的林沫,你知道多少?”

林沫?

叶念的身体紧绷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只是听人提过,并不熟悉。”

“她那场车祸,出的倒是巧合,正好赶上给叶青苓换心。”霍琛淡淡地说着,声音悠远仿佛来自外太空。

叶念猛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心脏在这一瞬间狂跳着。

霍琛这是什么意思?

他……他在怀疑林沫死亡的真相吗?

无数念头,瞬间在脑海中闪过。

能不能说?

能不能把真相告诉霍琛?

他会不会愿意帮林沫讨回公道?

心绪的繁杂,只是在一瞬间。

叶念很快有了决定。

不能说!

她和霍琛,虽然是夫妻,但比陌生人,也好不了多少。

且不说霍琛会不会帮林沫讨回公道,就说她自己,她要如何解释,她会知道林沫死亡的真相?

难道要告诉霍琛,她是林沫重生的吗?

那是她此生最大的秘密。

而霍琛,明显还不到可以和她共享这个秘密的地步。

叶念垂眸,低声说道:“可能是叶青苓比较命大吧。”

“是么?”霍琛应了一声。

“是吧。”叶念说着,忍不住看了一眼霍琛。

见他神情淡淡,并没有深究下去的意思,这才松了一口气。

也是,林沫对霍琛而言,不过是个陌生人。他大约,也只是随口一问,哪里会有多少真心的关注?

复仇的事情,她还得自己来。

“对了,你刚刚是不是说谢谢我?”霍琛突然转移了个话题。

“是啊。”叶念愣了一下,说道。

“要谢我的话,就给我做点东西吃吧。就还是西红柿鸡蛋面吧。”霍琛开口说道。

叶念不由眨了眨眼睛,她的手艺,有那么好吗?

不过,这个小小的请求,并没有拒绝的理由,叶念很快就做好了面条送上来。

霍琛,继续用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吃完了面条。

他擦了擦唇角,嘴角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不是偶然。叶念做的东西,他真的可以吃出味道来。

叶念看着他一脸餍足的样子,成就感简直爆棚。

霍琛和叶念一起留在叶家,叶承和陈佳这些人,顿时老实地跟鹌鹑似,不仅没有和往常一样冷嘲热讽,还得小心翼翼地讨好着。

这种感觉,让叶念感觉十分爽快。

但看着夜色降临,叶念咳嗽了一声,不由说道:“阿琛,天晚了,你不用回去吗?”

霍琛挑了挑眉,再次强调:“我们是夫妻。”

然后呢?

叶念一脸茫然。

“你在哪里,我在哪里。”霍琛清清淡淡地说道。

他用的是陈述事实的语气,但叶念却莫名地有些脸红,她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我让佣人帮你整理客房出来。”

霍琛叹了一口气:“如果我们分房睡,岂不是要被人猜测我们感情不合?”

叶念顿时恍然大悟!

对,她决不能让陈佳和叶青苓那对母女看笑话。

叶念咬了咬牙,一脸的视死如归:“好,那晚上,我睡地板,你睡床。”

霍琛眯了眯眼睛,缓缓朝着叶念走了过去。

叶念不知为何有些慌,下意识地后退。

几步之间,霍琛就把她逼到了墙角。

他弯腰,低声说道:“你在防备什么?”

“我……”叶念的目光闪动着。

良久,霍琛再度叹气:“你觉得,看长相,我们两个睡一起,谁比较吃亏?”

叶念愣了一下,忍不住看了一眼霍琛。

先前喝了一些酒,霍琛的眸中,多了一些魅惑的水意,帅的有些过分。

叶念的心脏,不由自主就狂跳了起来。

她虽然长得也不错,可远没有霍琛那种妖孽一样的俊美啊。

他们要是发生了什么……

貌似吃亏的人,还真是霍琛……

叶念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一脸严肃地说道:“那我们一起睡床上吧。你放心,我会控制住我自己, 努力保住你的贞操的。”

噗。

霍琛看着她严肃的样子,不由发出低低的笑声。

“你笑什么?”叶念有些无辜。她可是认真的!

霍琛伸手,摸了摸叶念的头发,轻笑着说道:“好,我相信你的自制力。”

他这一笑,颜值又开始不停地upup,叶念默默地在心里念了几遍心经,才把自己荡漾的心情压了下来。

夜深,两人一人一床被子睡着。

叶念以为自己会翻来覆去说不着,但大概是因为白天跟极品斗法用了太多力气,她竟很快,就睡了过去。

霍琛偏头,看着月光下她精致的侧脸,目光慢慢变得深邃了起来。

之前,他提起林沫的时候。

叶念有一瞬间的情绪波动,十分激烈。

这是为什么?

她和林沫,有交集吗?

霍琛想了想, 起身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查一下, 叶念和林沫,之前有没有什么关联。”

挂了电话,霍琛揉了揉太阳穴,神情疲惫。

其实,哪怕他调查出了真相,哪怕他为林沫讨回了公道。可那个人,终究也是不能回来了……

悲伤蔓延,霍琛站在窗前,久久不语。

翌日清晨。

“我天,这么大一块白玉佛像。这单单是玉,也得要几百万吧!”

“这一全套的钻石首饰,好像是GRAFF的高级定制般。而且还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这算什么,看看这套珍珠首饰,就单独这一刻珍珠,咱们倾家荡产都买不起!”

“还有这里……我去,这些包包,一棵树都挂不下去吧。”

“这边是一大堆养生的人参。看着长度,目测快要成精了。”

“还有手表……”

一大早,叶家的客厅中,就是一片窃窃私语声。

叶家的佣人,全部都在忙碌地打开礼盒,然后收拾东西。

一开始的时候,还时不时有惊呼的声音,到最后,大家都已经拆到麻木了。

霍总的手笔……真的是土豪无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