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必发官网登入 > 原创长篇小说 > 是一个天然大氧吧 > 都市言情小说 > 经过艺术他能够上一个非常好的大学 > 正文 > 004 五千万一个孩子
004 五千万一个孩子



更新日期:2018-10-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去了药店。”我放下包,踢掉鞋,一边往浴室走一边脱外套,最后把内衣扔了出去,就这么大剌剌的掉在了任天临的脚边。

温热的水从头没过,我站在水里还有些没缓神。

他娶了他心爱的姑娘,可新婚之夜他跑来找我干嘛?

“去药店?”他出现在浴室门口,盯着我眼神发热。

“对呀,老板你一时兴趣不戴套是爽了,可要是我怀孕了还要去打胎多作孽啊,所以我去药店买了避孕药防患于未然啊。”我看他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拽着我的手腕好像要捏碎一样。

“难道你希望我怀上你的孩子吗?”我抽不开,干脆展开眉头直面他。

水打湿了他的衣袖,他也浑然不觉,沉默了一会,他邪肆的勾起嘴角,“没错,我就是要你怀上我的孩子,不行吗?”

当然不行!

我感觉自己被扔进了冰窖里,浑身冷的发抖。

“你疯了任天临,我不要怀你的孩子,不要不要。”我开始剧烈挣扎,想甩开他禁锢着我的手,他却把我按在玻璃上反手抓住我的手腕。

“噢?我们好的时候谁跟我说想要孩子的?还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怎么现在后悔了?”

他贴上我的脸,声音嘶哑,我们都因为刚才的纠缠而喘着气,我心情不能平复,只感觉一阵一阵的绝望。

是的,这五年太安逸太平稳,我有那么几次意乱情迷想着就这样和他过一辈子也挺好的,我给他生两个孩子,叫我妈妈,叫他爸爸,可那毕竟是幻想,现实终会一巴掌打碎它。

“这话你也信吗?想不到你比我还天真啊,老板。”我讥讽的翘起嘴角。

我不想再和他继续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了,所以我也没必要刻意讨好他。

他越生我气越好,这栋房子里的东西都是他给我的,我都可以不要,我只求还能带着最后一丝尊严退出他的生活。

他拽着我打量了我好一会才开口,“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样子吧,何舒。”

什么样子?反正不是逆来顺受,毕恭毕敬的样子。

“是又攀上齐浩然这个下家?所以有恃无恐了?”在他心里,我始终就是个为了钱谁都可以爬的女人,所以他对我说话基本都很不客气。

“也不是不可以,至少他没有结婚。”我心底最膈应的那道刺一直在告诉我,任天临和孙雅茹结婚了,我不管再怎么做,都没希望了。

他笑开,笑容张狂而又讥讽。

他甩开我的手好像怕脏了自己一样,盯着我曼妙的身材最后停在了我的小腹。

“五千万,一个孩子,孩子生下来我就放你走。”

我惊愕,没反应过来。

“雅茹怀不了孩子,我给你五千万,你要嫌少还可以加。”

这好像不是询问的口气,而是命令?

我好像听明白了。

任家家大业大,他却能接受不是孙雅茹生的孩子,这是真爱吗?

这比我知道他们要结婚更让我痛苦。

“你把我当什么?”我忍住满心的愤怒,一字一句的咬牙问他。

“你会跟钱过不去吗?”他反问我。

这些年他给了我很多钱,我没有拒绝过,因为想给我妈最好的疗养条件,但是在他看来我就是贪得无厌吧。

“我不会,但是这钱我不稀罕。”我捏着拳头悲愤交加,“你给我十个亿我都不会给你生孩子,任天临,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你滚出去,你滚!”

我的心好痛,我知道他向来讨厌我,就连在床上有时候他都故意折磨我,什么变态的情趣的他都在我身上用过,可那时候我至少心里还残存着对他的爱,可现在再爱我也要放弃了。

他居然想用钱买我的孩子?

还是我和他的孩子。

“我滚?何舒你有没有搞错?”他失笑,可眼底也有一丝诧异。

可能他没想到我反应居然这么激烈。

我都顾不得擦干身体就冲了出去,三下两下套了件衣服,只抓着我白天背的包就要走。

对,这是他的房子,该滚的是我。

他一把把我扯回去,我撞在我胸口鼻子一阵发酸。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滚行不行?你要孩子你去找别人生,我不生我死都不会生。”我发了疯一样拍打着他的胸口,头发乱的全贴在我布满泪水的脸上,形象实在算不上好看。

他箍住我两只手捆在身后,逼我挺着胸膛直面他。

“何舒,这孩子,你生也得生,不生也要生。”

我的心瞬间跌入万丈深渊,我无力的看着他,浑身发软,他一松我就跌在了地上,一点都感觉不到痛。

心比身体更痛。

我以为我会全身而退的,他结婚了,以后会家庭和睦,幸福安好,而我就算孤苦一生,有和他相处了五年的那些点滴回忆,再陪着我妈这辈子就这么过下去算了。

可他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

十月怀胎我怎么可能舍得把刚出生的孩子就让他带走给孙雅茹,凭什么她抱着我的孩子,享受着他的宠爱和任家无尽的财富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而我呢?

就算他厌恶我,可我也是人,我也有心啊。

我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可以算是嚎啕大哭了,撕心裂肺的那种。

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流过一滴眼泪,可今天却好像要把眼泪哭干。

可他铁石心肠,已经做了决定,他蹲下身子冷冷的望着我,就连声音都带着让人刺痛的冷意,“明天会有医生来给你体检,在这之前你哪里都不能去。”

他这是要囚禁我?

我惊恐的抬头,可只看到了他的背影。

我的心千疮百孔在漏风,冷的我瑟瑟发抖。

从我认识任天临起,他就没给过我好脸色,他对我的印象一直不太好。

因为我这张脸,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在清纯中透着一股媚意,就是所谓的一看就不是个正经女人。

跟了任天临以后可能从女孩成了女人,天生媚骨根本遮不住,就去上班女同事都会盯着我看,说什么撩人心魄,就是穿的再多都感觉是在勾引人。

这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处,而是一堆麻烦。

女人不喜欢我,男人只想上我。

就连任天临也一样。

我想到小的时候我妈捧着我的脸笑意吟吟的说,我们小舒真好看,以后一定会有很多男生跟在小舒身后跑,但是那些甜言蜜语都不是真的,你一定要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疼你,知冷知热的人嫁给他,幸福一辈子。

真心爱我疼我的人吗?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有了吧。